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淡淡开放于水中央

如烟似雾,烟雨朦胧,青池而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找画  

2015-02-06 21:47:1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(原创)找画 - 秋水长天 - 淡淡开放于水中央
      自从栓子叔患病行动不便之后,吃喝拉撒方面就需要有人常在身边护理。栓子叔一个儿子两个女儿,都自已过自已的小日子,栓子婶年纪也不小了,照顾起来颇费力气。常常给栓子叔翻完身已累得满头是汗,再加上夜里还要起来伺侯,栓子婶一天比一天消瘦,常常脸色腊黄,白天常常打盹,走起路来从后影看已有些蹒跚。栓子叔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
      栓子叔时常就发呆,有时望着窗外花池里那棵高大的树,常有飞来飞去的鸟在树周围飞来跃去,叽叽喳喳叫着。栓子叔一看就是半天。也不言语。栓子婶看见了就说,“你要是无聊,我打开电视你看看,省得你怪闷的。”栓子叔就摇摇头,“那你哪里不舒服,告诉我,我好给你找医生。”栓子叔就说:“没有哪里不舒服,你不要瞎想。”“如果饭菜不可口,你想吃啥,你跟我说,我去买菜给你做。”栓子婶看着栓子叔的脸说着。拴子叔看了看栓子婶:“我不偏食,啥伙食都行,你做啥我吃啥。”说完掉过头去,栓子婶就弄不明白了,倒底咋回事呢?栓子婶心里琢磨着,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。“那你怎回事呢?挺不高兴的样子。”栓子婶问栓子叔。“我没有不高兴。别瞎想了,我想睡一会。”栓子婶想了想,瞅着栓子叔的背影对他说:“你现在有没有什么需要,如果没有我出去一趟。一会儿就回来。”栓子叔闷生闷气的答:“没什么需要,你去吧!”
       栓子婶出了门,来到了街门口,正好看见黄大妈坐在背阴处。栓子婶就黄大妈走过去:“我正要找你呢?”黄大妈向来爽快,办事有能力又有主见,这一趟街的人遇到什么困难遭心事没少得到黄大妈的开导与指点。黄大妈在这一条街很有声望。“怎么呢?”黄大妈问?“我家老头病了这些日子不开心,我也不知怎么回事。”“你们的儿女常不常回来呢?”黄大妈说。“孩子们工作都忙,隔三差五也过来。”“按理说,人一辈子养儿养女图个啥,虽平常说不指着他们什么,可一旦病了,总盼个儿女尽个孝心吧!他婶子,你都瘦了。告诉儿女没事常回来看看照顾照顾,病人得病心也焦。”栓子婶听着黄大妈的话,瞅着花坛里的花,那花开得正红艳,要是他不病着,早就起来弄弄这花草了。栓子婶被黄大妈的话心里对不解的问题多少有了谱,简单聊几句赶忙回了家。
       等晚上儿子来的时候,问候了父亲,聊了一会儿,要走了。栓子婶想要说点什么,可看着刚下班的儿子又有些心疼,什么也没说。
       那天,天气特别好,六月末的天气,不特别那样的干燥的热。早晨起来,打开窗户,窗外的鸟儿正在树上又飞又停,悦耳的声音叫个不停。栓子叔象想起什么似的对栓子婶说:“咱家以前收起的画放哪了。“就放在咱家的柜子里。”栓子婶不明白栓子叔问这画干啥。栓子婶想,自从他得了病,他的想法越来越奇怪了。那些个集市商场买的老画早已不时兴了,想当初想扔,他不让扔,才收着,这会儿子要那些干什么呢?“你去把那些画拿来。”栓子婶转身进了里屋,打开抽屉,把卷着的画拿了出来,放在他的跟前。“你都打开,我瞧一瞧。”栓子婶就一张张打开,栓子叔认真地瞧着,看着这张摇摇头,另一张又说不是。栓子婶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就顺着他的心意往下翻 。等翻到画着的一棵花树上,三只鸟的画,栓子叔不让往下翻了。“就这张。”栓子叔手指着。这是一棵花树,什么树呢,白玉兰树还是什么花树,栓子婶不认识。一朵朵洁白的花傲然开着,晶莹洁净,白得耀眼,没有一些暇点。中间点点红蕊,红得惹眼,娇得诱人。花树上一只黄鸟,歪着头。静静地立着,瞅着两只飞离的红黄颜色的两只鸟。两只鸟,一只张着嘴,一只闭着嘴,都张开翅膀有力地头略向下飞着。栓子叔看着这幅画,瞅着,半天,对栓子婶说挂墙上。栓子婶想着这张画,周围的白色已不那样白了,有些泛黄。放置时间过长,也没保存好,许久家里都不挂画了,为什么现在把它挂上。栓子婶一边寻思一边还是想法把画挂在墙上,不惹他不痛快了。他心情不好,许是这些老画让他能心里高兴,找找寄托。栓子婶挂完了画,回过头,看见栓子叔痴痴地瞅着那幅画,也没有说什么。栓子婶就做饭去了。
       今天是星期天,晚上难得三个儿女带着孩子们都回来了。一打开门,孩子们呼啦一下进了屋,小嘴有说有笑。孩子们眼尖,一下子看见了挂在了墙上的这幅画。一个个全来到了画前,看着画评论着。这个说:“这个停在树上的鸟是他们的孩子,那两只是大鸟。”那一个说:“不对,这三只鸟都看起来一样大。是三个孩子。”“那个说,那两个是找爸爸妈妈去了,另一个看家。”热热闹闹地说了一阵,看了一圈,他们来到了栓子叔跟前,叫爷爷的有,叫外公的有。栓子叔看见这几个孩子,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。“外公,你说说,这幅画那两个是不是爸爸妈妈。”其中一个孩子说着。栓子叔望着那幅画,“这个画啊,由着人去想,能有好几种想法。”栓子叔顿了口气正要往下说。儿子大成就过来了,两个女儿也围了过来,他们也早就看见那幅画。心里各惊起另一种波浪。大成瞅着那几双天真无邪的眼睛:“那幅画啊,是两只鸟爸爸妈妈给小鸟找食吃。小鸟曾说,你养我小,等你老了,不能动了,我养你老。”两个女儿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大成的眼泪也无声的流了下来。“爸,我们明天搬来和你同住,照顾你。这幅画应该一直挂着。就这样一直挂下去吧!”栓子叔没言语,栓子婶擦着眼睛,孩子们也都不说话了,似乎这一刻明白了许多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