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淡淡开放于水中央

如烟似雾,烟雨朦胧,青池而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那年冬天  

2015-01-21 22:39:4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那年冬天比往年要冷一些,雪也下了好几回。一场一场下着的雪,凹凸不平的地面上,厚厚的积雪被各种车辆辗压得深沟浅壑,风吹在脸上,脸上不一会就又冷又木,但穿着母亲作的厚厚棉衣,厚厚的棉鞋,戴着厚厚的帽子,大力使劲蹬着自行车,十多里的路,额头冒了汗。可是不知什么原因,到了初三,不念书的同学就多了起来,因为中考无望,学习成绩不好,或有的离家远,天又冷,心也就凉了起来。那条每天同学们在路上又说又笑的,按着自行车铃比赛似的看谁骑的快的路上已没有几辆车了。大力孤孤单单地行在路上,渐渐也没了劲头。有时候在家看见那些不念书的小伙伴们,几句话下来,心又黯淡,渐渐分了心,上课也心不在焉,成绩渐渐落下来。终于有一天,大力早晨没有去上学。大力的父亲就问他:“大力,快到点了,你怎么还不去上学?”大力磨磨蹭蹭地低声说:“我不想念书了,我想帮你种地。”“你还小,你能干什么?去念书吧!家里现在还用不着你。”“不念书的多了,人家能干我也能干。”大力固执地说。大力的父亲惊讶地瞅着他,好半天没说出话来。“你想好了,”“想好了。”大力的父亲转身出了门,唤着正在外边喂猪的大力的母亲。“大力不念书了,给他准备干活的家什。”大力的母亲,普通的村妇,即使过日子是能手,对于孩子念不念书,成不成材,前途不前途似乎没有想那么多。如大多数的农村主妇一样,你要念书,就供你读,不念,也不说什么。一个小村子里,十年八年也没能考上几个大学生,回家务农就是象别人家的孩子一样,象祖祖辈辈一样,都这样过来的。她也不认为这有什么异常。只是说了句“让他干啥?”大力的父亲,面色有些严肃,这个在土地上耕耘着的中年人,他不象女人一样在家守着,他进过城里,见过了一些世面,知道有另一种生活。他对生活抱着另一种态度。自已这辈子在土地上生存了,可他内心隐隐地希望他的儿子不向他这样生活,他从来没有表达他的内心的想法。但每次看见大力在灯下读书的时候,脸上总是有一种满足的安慰,可大力没有看过父亲的这种表情。“我去给他找活去。” 大力的父亲说完便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   大力的父亲一出去就是一整天,到了晚上,终于回到了家,喝了酒,有些醉醺醺。大力望着父亲,有些胆怯。“我给你找了活,到沙厂装沙子。明天就去吧!住宿吃饭沙厂有地方。”大力点了点头。第二天,大力便按着父亲的指示带了行理去了城里郊区的沙厂。远远地几间厂房,不时来往的大车小辆,一车车的用蓝挡车板高高围起来,颠跛在路上,路上到处深深浅浅的沙子。满眼的沙子,黄黄的,脚踩上去,留下深深的脚印,每走一步,踏着软软的,往前迈一步可挺费力。报了道,有人领着来到了场地,一个个子高的男人正指挥着几个人往车上装沙子,大力就归这个人负责。“小伙子,行啊!”高个子男人打量着正在窜个头的说大力。“行。”大力答应着,不就是沙子吗?心里想着,嘴上没赶说出来。大力拿起了锹开始干起活来。年轻气盛,刚开始几车还可以,慢慢地大力的手开始发热,发疼,趁着休息的工夫,大力看着自已的手,掌处有的有了泡,有的泡已经破了,破了皮的一块皮肤象衣服上破了一个洞,只是衣服破了洞感觉不到疼,手却火辣辣的。大力甩了一下手,咬了咬牙,使劲地握着锹把,一阵灼灼的痛感,大力用力地撮着锹沙子,想把痛感麻木,车满了,挡上挡板,往上加高,大力挥着膀子,往上用着力往车上倒着,虽然是冬天,大力感觉内衣被汗湿透了。到了晚上,大力吃完了饭,走向住宿的地方,感觉浑身象散了架,手肿胀胀的,浑身的每一个关节都在象他诉说着痛感。大力倒在床上就再也不想动了。半夜里醒来,手还是热辣辣的,借着翻身,缓解一下身体的酸痛。大力在黑暗中睁着眼睛,望着天上的星星。没天还得继续干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下来,没有干过这样劳动强的大力逐渐适应了这样的劳动。大力的饭量也增了,胳膊也有了力气,和大家说说笑笑中劳动。大力领了一个月的工资,心里也甜滋滋的。一晃冬去春来,大地万物复苏,沙厂附近的树绿了,花也开了。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,大力的心也暖暖的。利用休息的时间,大力去了市里,买了自已需要的物品,正是中午的时间,路上的行人很多。大力四处瞧着,虽然不是一次上市里,可每次都有看不够的景物。放学归来的学生,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穿着校服谈笑风生从大力身边走过,相仿的年纪,不一样的装扮,大力望着身边陆陆走过的学生,看着自已的衣服,心里蓦然有另一种感觉,他有些恼火,为自已心里的小变化。他往远处望着,转移着自已的注意力。那些楼的窗户明明亮亮,有的放着鲜花。大力恨自已的眼睛,他低着头,踢着路上的小石子,淹没在人群中。那天夜里大力醒了好几次。大力突然很想家,想回去看看,好久没能回家了。大力请了假,一路上心早已飞回了家。车窗外,五月热热的风吹着,天晴得亮眼。

       父亲正愁着,地还没有种,天还没有下雨,再不下雨,播种的季节就过了,今年的收成不用说就减产了。父亲一脸的忧闷。母亲倒是忙着给好久不见的儿子张罗着饭菜。正吃饭的时候,前院的李爷爷来借工具。三句两句就说上了雨。李爷爷说;“大家都着急呀!可看这样这两天还下不上,再不下就晚了。”李爷爷一阵叹息,拿着工具走了。话就说到李爷爷身上。母亲说,李爷爷与老伴赶着毛驴车去年捡了七八麻袋绿豆荚。大力特别惊讶,“怎么捡的,那一个一个小豆荚。”“那有什么办法,岁数大了种不了地,地给了儿子种,孙子也不小了。都需要钱,到俩老的手能有多少。买米买粮买药看病哪不需要钱。”“李爷爷就是能干,西边弄的柴能烧好几年。”大力听着母亲的诉说,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些,也不曾去想过。在城里装沙子的一段独立生活,使大力瞬间长大了不少,他看着父亲的脸色,看着每回回来父亲那沉重的脸。他原先不理解,现在,他心里微微理解了父亲。他现在体验了到了人们生活的艰难。第二天当大力返回沙厂的时候天还没下雨。大力的心里倒是一片乌云。回到沙厂的大力时时盼着下雨。终于有一天,下了一场透雨,消去了大力心里的乌云,大力的心里浮上了阳光。看到了彩虹。没事的时候,大力翻着同事的杂志,沉思着,大力的睡眠就少了。大力也不愿去市里了,怕见到什么呢?有一天,父亲来买农具,来看了大力。大力望着父亲因劳动而消瘦的身体和沉重的面容,突然心里酸酸的,他低下了头,使劲眨着眼睛,要把眼里的涌上来东西眨回去。他积攒了勇气,声音却低而有力,“爸,我想回去念书。”大力的父亲望着他,又是好半天没言语,眉眼舒展许多,“想好了,这回。”声音里透着掩不住的欢快。“想好了。爸,我错了。”父亲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头,“跟爸回家吧,这几个月也苦了你了。”泪在眼圈里转着,却没流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后,回校的大力一心苦读,一直读到了研究生,留了校。生活在了另一个城市。住上了楼房,窗户上摆着鲜花。生活,使一切都改变了,生活也改变了命运!偶尔想到那些陈年往事,大力的心里就不禁一股热流,感谢父亲,感谢您!您让我知道了人生有另一种生活!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