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淡淡开放于水中央

如烟似雾,烟雨朦胧,青池而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鱼缸  

2015-01-20 21:34:59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八月,正午,蝉藏在树叶里响叫得刺耳,院子里那棵高大的苹果树正被风沙沙摇动着枝叶,缕缕细风透过开着的窗丝丝若若的流进来,掺着蝉鸣,连风里也袭着些温热,张老汉正侧躺在床上,闭着眼,本想午睡一会儿。可这恼人的蝉声聒燥得张老汉心烦意乱。张老汉的睡眠的深度可是顶呱呱,睡着了半夜里不管任何闷雷响雷劈雳雷,张老汉都雷打不动。待到第二天看见这遍地流水惊讶地问“啥时下的雨?”家里人就笑,“昨天半夜又打闪又打雷,又风又雨,哗哗的。您一点动静都没听着?”张老汉也乐了,调皮的外孙女小灵就会说“那一定是您的呼噜声把到耳边的雷声吓跑了。”可眼下张老汉闭着眼睛使劲睡,数着羊睡,羊群在眼前浮来现去,也睡不着。也难怪,再能睡觉的人遇着了事,也睡意全无。心里就被那点事象个小虫子似的在心里爬来爬去,弄得心里惴惴不安。啥事呀?张老汉的外孙女的婚事告吹了。结婚的日子都定下了,眼看就要结婚了,一家人欢欢喜喜地等待着好日子的来临,张老汉更高兴,这个外孙女可是他最得意的人。聪明机灵,可是,眼看要到手的好事成了坏事。一家人这些日子都心里别别扭扭的。张老汉闹不明白,媒人介绍的怎么就相处不好,看着不顺眼,对方家庭也行,对方父母家也比较了解,小伙子人也不错,这二年相处下来,也观察得差不多,诚实可靠。张老汉比较满意。这小丫头到了却还是不认可,甩出话“我结婚,又不是你们。”张老汉与女儿女婿一样愁眉,这么合适的人家,白白可惜了。望着桌子上小鱼缸里的游来游去的鱼,圆形的鱼缸,荷叶似的边,缸水清透。阳光透过玻璃发出五彩光芒,映射照在墙上。张老汉望着这五彩的光出着神。小猫在鱼缸前走来走去,一点儿响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可小灵却兴高彩烈,一幅可甩掉落在身上的苍蝇一般,每天她倒是笑意盈盈,出来进去的。又哼又唱。张老汉看到小灵,就哼一声。小灵就问“外公怎么了?”张老汉气呼呼地“明知故问。”小灵爸妈也唉声叹气,却也没法。只好安慰着张老汉:“您别生气,现在就是这样,自由恋爱,孩子的事自已做主吧!”张老汉就脸一绷,“自已做主,你们几个谁自由恋爱了。一辈子不过得挺好。”“社会不一样了,”“咋不一样?”张老汉脾气一上来,女儿女婿就不吱声了,一会儿他自已就消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老汉今年七十多岁了,年轻的时候,干活麻利,吃苦耐劳。在同龄人中日子过得红火,娶妻生子,四个儿子,就末了这一个女儿,物以稀为贵。从小女儿就得到他的宠爱。儿子长大也能干,一个个都是干活好手,仁义本分。张老汉率领几个儿子把日子殷殷实实,在乡亲中让人佩服。就有家中有女儿的待出嫁的,头一个想到的就是张老汉的儿子。几年光景下来,张老汉坐在家里,不用外出为儿子跑媒人,四个儿子娶的媳妇全是本村的闺女。张老汉满足了,儿子大事完毕,只差这一个女儿。张老汉的女儿漂亮又懂事,性子又好。眼看女儿也到了待嫁的年龄。张老汉闲来无事,吸着纸烟,把本村的家有青年的,在脑里过了一遍筛子,烟从鼻孔里冒出,张老汉的眼睛向远望着沉思着。人们看到张老汉没事就往外溜达,总手拿一把廉刀,去给他的老黄牛割草,草割得越来越远。有时走到其它村的地方。碰到了在地里干活的人,掏出口袋里的纸烟,坐在草地上,东村西屯,十里八村,从彼此熟识的话题,熟识的人唠起。有时一坐就小半天。渐渐地认识张老汉的人越来越多,都知道他家有个女儿。村里有相中张老汉女儿的,就暗暗地使人话里话外透着意思,摸着张老汉的心思。张老汉不紧不慢地吐着烟雾中就把意思显了。来人明白就说些其它话题。回绝了几份之后,闲言碎语就出来了,成天拿个镰刀,东走西走,好象女儿找不着婆家了。张老汉可不管那些,依旧我行我素。终于有一天,张老汉面对媒人所提的人时,点了点头。待媒人走后,眉头舒展开了。在张老汉的操持下,女儿嫁了人,男方张老汉在割草的过程中,早已了然于胸的。女儿的婚姻是幸福美满的。自从老伴去世后,女儿就把张老汉接来了家,女婿自然是没说的。儿子们生活稳定,女儿更是不用说,张老汉十分知足,只是小一辈的婚事也到了。说是不操心,可是这份心对小辈的疼爱比儿女还甚。

        张老汉的心结打不开呀,多好的年轻人,以张老汉一辈子的阅世的眼光,瞅着小伙子就是不错,哪方面都称心。不好遇这样的人家,这样的人哪!机会错过了,不能再重来。可外孙小灵就是不太满意,哼,任性。张老汉心里想着。“你们中意是你们的眼光,我没有看出哪里好。”张老汉此刻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小灵的话响在耳边。左思右想。也想不出个所以然,由她去吧!不一样了。张老汉想着,坐了起来。起身踱到屋外,阳光正足,苹果树下一处微微的碎影。张老汉走过去,坐在登子上,向外望着。满眼青翠,苹果树上的苹果正青,泛着亮光。有几个青果被风吹掉在地上。一株株的黄花开得正黄,正艳。高高的菜架挡住了半边墙。张老汉看见孟家的儿子正与从外地来的女朋友隔墙向远走着,私私语语,听不见说什么。张老汉望着远处的洁净的蓝天上的云,心舒展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 云来云散,秋叶飘零。天开始封冻,雪开始消融,转眼又是一个草长莺飞。家里早已宁静,心绪早已平复。日子如水缓缓流淌。女孩子大了终是要嫁人,在人们的心里根深蒂固。家里时常来人跟小灵妈耳语。这一天,小灵妈瞅着小灵嘴刚张开正想说话。小灵又在这平静的潮水中向家人的心里投入了一颗石子,张老汉及女儿女婿的心里又起了波澜。“我处了男朋友明天来家。你们一定满意。”小灵妈的嘴巴又张大些吸了一些氧气又合上。谁也没有说什么。想说的也放下了。第二天,小灵高高兴兴地等着来人,及至人到了。人倒是瞅着挺光亮,精神爽爽的。不管怎样还是自已的女儿,心还是要操,小灵爸妈细细盘问了一回,张老汉也动不动提几个话题。看着小灵那样高兴,大人也就跟着高兴了。小灵说的对呀,毕竟是人家自已的婚事,人家自已乐意要紧。张老汉倒是想开了。张老汉没事就瞅那几尾鱼。摇着漂亮的尾巴划着水,甩来甩去。

       把曾近的拉远,把远的拉近。张老汉一家很快与小灵的男朋友相处得愉快融洽了。屋里里那几尾鱼在水缸里自由自在地游着,小猫伏在地上,望着缸里的小鱼,不时喵地一声。看着小灵乐呵呵地披上了婚纱,张老汉的心里也积满着幸福,幸福象泡泡一样往出涌,可又好象有一些不安。张老汉有些心绪不宁,点燃了一支烟,平了平心境。婚后的小灵一回回来家,又高兴又精神,笑眼弯弯,张老汉的心里慢慢就踏实了。小灵的日子过得滋润,几年下来,能干的男人的折腾,日子红红火火。张老汉一家彻底放下了心。小灵有眼光,这丫头真不赖,老眼光看来是落后了。张老汉没事也看一些新鲜的新事新闻。

       象云一样瞬息变化,张老汉的脑袋刚转个弯,小灵就回了家,眼睛红红的,一家人可就急上了火。围着小灵干着急,小灵就是哭,也不说话。小玲妈的眼泪就下来了,小玲爸急得直跺脚,张老汉直转圈。末了,小灵看着大家,不哭了。眼睛肿肿的。“怎么回事?”小灵妈问,心提到嗓子眼儿。“他有钱了,他不学好。”小灵话一说完又抽搭起来。张老汉一声长叹,心情沉到谷底,不知说什么好。终身大事,终身大事,岂能儿戏?张教汉不知说什么了。他走到鱼缸前,看着那几尾鱼,游来游去。猫不知什么时候跑来,跳到桌上碰倒了小鱼缸,水洒了一地,鱼在地上打滚,鱼缸眼看要掉地上,张老汉用手扶住。猫看着鱼,突然跳下地用爪子触摸着鱼。张老汉看着这猫爪下的鱼,地上的水,心里也一股水在流着,恍然若悟,赶紧弯下腰去抓猫爪下的鱼,打跑了猫,可这条鱼已受了轻伤,有一些伤痕,那几条在地上蹦着,张老汉赶紧把这几条一一抓起,很难抓,地滑,鱼滑。放到鱼缸里,受伤的那条也放在了缸中,倒上水,鱼又游来游去了,那条受伤的慢慢地游着。张老汉此时心里也糊涂了,别人的眼光不合胃口,自已的眼光也不合胃口,唉,落入猫口了,多悬,张老汉瞅着鱼自言自语。瞅不准了,到底啥眼光才好?张老汉望着鱼出神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