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淡淡开放于水中央

如烟似雾,烟雨朦胧,青池而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那些风景  

2014-12-16 20:16:2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他已经好久没有来这条路了,那条镇南边的大路,从前他走了许多回。无论从外面回来,还是从镇里去外地。他从小在这个镇长大,对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。后来就渐渐地不去接近那条路了,很多时候,能绕道而行,就绕道。能走小路,就不走大路,渐渐地就习惯了不走那条路。几年了,今天他又踏上了这条路,他才发现这条路已经和以前大不一样了。原来路边那条清凌凌的河,河四周青青的绿草,几棵垂柳一到春天就抽出嫩枝。夏天柳条撑起下垂的绿伞一样,偶尔有人在树下乘凉,清清的河里一群划着红掌的鹅儿,从草丛的岸上大摇大摆在走向水里,接近水边,头向前仰着,一只红掌刚接着水另一只则随后划起浆来,推着洁白的身体轻松的地前移,后边的急急地拥着挤下来争先恐后地悠然自得的样子,红掌在水下一划一划,惬意地游起来。绿草向着河里晒着影子,水便显着绿得可爱。柳树的影子在水里招摇。从远处看,鹅儿们好象一个个优雅的公主一样,扬着长长的脖颈,睁着黑溜溜的眼睛,并象飘在水里的白帆船在水里浮游,荡着一圈圈波浪,景色美极了。或有时一个猛子扎下去,从一处处涟漪处望去,正疑惑怎么好久没了影。它们却从另一头探出头来,红红的脚掌在水里轻快地划几下,回过头来伸直脖子叫几声,似在炫耀演技。游累了,接二连三地从水里慢慢地游向岸边,在岸上梳理洁白的羽毛,扁扁的桔黄的嘴巴一下一下回过头来啄背上的白羽。有时把脖颈柔软地藏在胸下,闭着眼睛打起了盹。这一切都已经不见了。只有直直的水泥路,路旁的新起的房屋。那个水塘不见了,柳树也没了婀娜的影。覆着绿色的一垄垄的枝叶在阳光下眯起了眼,卷着叶,似睡了。

  就在这里,这条路上,年轻的他每天从这条路上下了班回到家里。这条清澈的小河,这碧绿的草叶,草丛中零星的花朵,蝴蝶在这里飞来飞去。他迎着初升的红色的太阳光在清晨吸着含着草香、泥土的气息、树叶泛出的新鲜的气体中走在这条路上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心象挤进了什么东西,有一丝痒,有一丝亮,有一线流经血液的新鲜。象一粒种子在心里发了芽,长了根,抽了叶,等发现时,它已渐渐成长,长得连他自已都抑制不住。他甩甩头,想把这走进脑海的念头赶走,却发现无能为力。他摇摇头,他的心却在下沉。夜里几回醒来,他有些苦恼,眉头在黑夜中皱起,却又有些甜蜜,又浮上脸庞一些笑意,翻几回身。不知什么时候,又沉沉睡去。小河塘里鹅儿们在欢畅地游着,柳树依依,鸟儿在白云间穿翔。他不再从这条路走,他拐了个弯,走那条小路。可是人不在那条路上心却仿佛还在那条路上,那个影子一下又一下地投进他的脑海。他想着她的身影,她回眸的笑脸,她俏丽的紫罗兰花般的活泼发夹在阳光下发着紫光。一袭同色系的紫色的裙子在轻风下打着褶皱,又舒展开来。宛若水中开放的一株芳香的花。走过她的身旁,加快脚步,他的心砰砰跳着。有时他在她的后边,慢慢腾腾地走着,直到那个影子望不见。那时她与他都参加工作不久。两个单位,相隔不远。时间久了,渐渐从别人的口中彼此了解。小镇不大,她来自外地,在这个镇里的厂子打工。不知不觉就熟悉了。他已经几天没有走这条路了,她的心里也一片空荡荡。她有时往后回头看看,希望看见那个熟悉的影子,可是一连几天,他踪影皆无。她也似没了往日的沉静,似一株浮草在水里飘荡。她望着路边的那个河塘,草儿茂盛地向上窜着,蝴蝶飞舞。鹅儿们红色的脚掌在她的心里划着一圈一圈的波纹,蔓延着,蔓延着,无限地扩大,把她的心扩成了一汪流动的泉水,流了多少时日,她也不知道,水在她心里波动着,辗转着,回旋着,激荡着,瀑布般的落差着。她揽镜自照,镜子里却似他的微笑的眼。她在圆圆的月光下望着那些窗外的树影,星星,穿行月亮间的云彩。一颗流星划过,闪着洁白的光芒,倏地一下消失不见了。她对着流星许着心里的愿,一枕月无眠。

  那天,夕阳的光暖暖地照着。河塘里的鹅儿们撒欢地在水里翻腾,倒立,在水里钻来钻去,水花阵阵,哗啦哗啦的水声一阵响过一阵。当眼角的余光看到他又从这里走,她徜装没看见,慢悠悠地侧目而望着旁边的风景。他却走近了她,她心里欢喜又略略镇静。问了什么,说了什么,答了什么。好象都不知道了,反正就熟识了,从第一次张口的不自然到下一次的自然,慢慢地,那层面纱慢慢一经揭开。那些隐在角落里的小苗就看见了阳光。天蓝得不能再蓝了,云彩的影映在河塘里,鹅儿们在阳光撒下的金子一样的光里安祥地划动,并排的,前后排成队的,有时张开翅膀洁白的羽毛与河里的白云相比着美。心里象铺满了满满的河水,象月儿钻出了云层,象朝霞染了半边天。再没有比这样更美的了。满目的美景,满眼的笑意,满心的漾着的幸福。把幸福荡漾成幸福的港湾,婚姻是爱情的殿堂。

  月儿更圆了,池塘的水更清了。两个影子地池塘边驻足欣赏,看着鹅、花、叶、水,美景交融。幸福总是这样花叶相缠该多好。从什么时候开始翘起了嘴,从什么时候不愿意言语,从哪里打的第一个结呢?就象一滴冷水珠滴进了热的油锅,一个泡接一个泡在锅边滋滋地响起来。一个泡连着另一个泡,一个破了又一个起来了,小泡变成大泡,泡泡不断。昨日温柔的笑脸似还在眼前,鸡毛蒜皮家长里短象一块泡泡糖,刚开始是甜的,越嚼越干,越嚼滋味越没。却吹起一个一碰即破的薄得透明的气泡,扯不断,扔不掉,粘在哪里去不掉,即使去掉也有痕迹。他们的心里就象长了这样一块泡泡糖。让人别扭。他对她说别往心里去,她也说你别介意。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,婚姻却是两大家人的事情。一处薄冰引起的塌陷的冰层使其它的周围部分也易塌陷,一个小火星能点然熊熊的煤火。他左右为难,她越发沉闷不语。战火从周边缩小到近效,从近效演变到周边。渐渐的空气都冷了。只要有战争,即便家里的战火,火苗也波及每一个人,谁也无法逃脱。

  路,还是那条路。鹅儿们已不在那里了,水面早已结了冰。虽然又是一个早春,但冰还没有化。枯黄的草在岸边飘摇,柳树被冷风吹得一个叶子都不剩,早春的颜色还没有一丝迹象。天空还缀着铅色,沉甸甸的。路上人影形单影只。终于有一天埋在心里的气体发酵一样冒着气泡,汩汩而出,象撑在气球里的气体一样胀破了气球,碎片撒了一地。无法缝补。他再也不走那条路,无法缝补的伤痛,无法诉说的伤痕。有多少痛苦就有多少欢乐,有多少难忘就有多少忘不掉,有多少恨就有多少爱。直到化成泥,也无法掩埋。

  池塘的冰化了又在流淌,一年又一年,他不在那里出现。生活一日推着一日向前,风景早已变,生活早已改变了人。生活使他明白了,宽容是最大的美德。一切都过眼云烟,又似在眼前。假如回到从前,人生,哪有假如。望着那条路,拓宽的路,风景已不在,风景已被掩埋。今天,他走到了这里,那时年轻,不懂得许多。人生需要勇敢的面对,需要解开那些结,有结就要解开,不要等到结成了一条绳子一样长的结无力地去解。他望着路边那些盖起的一座座房屋,各式的牌匾,这里需要有一个书店,是的,一个书店。一个连书店都没有的生活怎么能平息得了硝烟呢?心灵怎么会宁静!心灵应该被另一种东西充满,感情经不起折磨,人生经不起伤痛。生活需要有心灵真正的理解和沟通,爱与心灵同在。想到这里,他加快了脚步,生活的署光已在眼前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